【※第八屆華文戲劇節學術研討會 臺灣代表論文 I

評綠光「台灣文學劇場」《清明時節》之跨文化改編

 
王淳美
南台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副教授

摘要

「綠光劇團」於2010年10月推出「台灣文學劇場」首部曲《清明時節》,預計將來以十年時間陸續改編、演出十二部台灣文學作品。本劇由得獎無數的吳念真導演、編劇,改編自榮獲美國1999「桐山環太平洋書卷獎」小說獎、2003世界華文文學終身成就獎、2005第九屆「國家文藝獎」得主鄭清文的〈苦瓜〉與〈清明時節〉兩篇短篇小說。原著探討女性因為丈夫外遇而重新認識婚姻與自我價值,為符合台灣五○年代的社會背景,整齣戲九成以上對白採閩南語發音。

鄭清文習以自然平實的樸素風格呈現深層的內在情感,擅長導演「國民戲劇」的吳念真則以其一貫的風趣溫馨手法,呈現婚姻外遇的困境、糾葛與衝突。這齣「兩個女人的三角習題」,第三者潘梨花(張靜之飾),並沒有如〈苦瓜〉原著情節一般與陳輝昌(王識賢飾)殉情,乃本劇在新世紀突顯現代女性的自我意識與堅強。五年後,梨花與輝昌的妻子李秀卿(林美秀飾),在清明時節掃墓時巧遇,兩個「愛上同一個男人」的女人一起回憶往事、進而釋懷與昇華。

本劇以文學的細膩氛圍,將女性婚變後的掙扎痛苦、至與情敵雙雙自我解放的過程;併及男人面對外遇問題的懦弱與逃避,做了深刻描繪與對比。

本文採用法國戲劇學者帕維斯(Patrice Pavis)「跨文化劇場」的相關理論,評析「原著文化」(source culture)和「標的文化」(target culture)在進行改編的過程,所產生的差異與文學劇場特色。其次,兼採美國戲劇理論家理查•謝喜納(Richard Schechner)「跨文化主義」其中的「垂直跨文化主義」(Vertical Interculturalism),剖析在台灣地區、不同時代文化之間的交流與變遷。

關鍵字:綠光劇團、吳念真、鄭清文、台灣文學劇場、《清明時節》、〈苦瓜〉、跨文化劇場
 


一、前言
「綠光劇團」於1993年創團至今,以原創中文歌舞劇《領帶與高跟鞋》(1994首演)啟動台灣對歌舞劇的風潮。2001年吳念真加入綠光陣容,推出《人間條件》系列四部戲劇,由於親民的寫實風格,觸動民眾心弦,因而被定位為「國民戲劇」。2003年綠光推出「世界劇場」系列,引進當代世界劇壇的創作,包括俄國契訶夫《將你的手放在我的手心》(Take Your Hand In Mine)於2004首演於紅樓劇場、2001年美國普立茲戲劇獎及東尼獎最佳劇本《求證》(Proof)於2005首演於台灣藝術教育館。為了推廣台灣優秀作家的文學作品,綠光於2010開啟「台灣文學劇場」,第一部劇作乃改編自鄭清文的兩篇短篇小說,定名為《清明時節》,於2010年10月8日首演於台北城市舞台。本文評析綠光推出的跨文類改編劇作的特色、在台灣劇壇引發的迴響,以及文學劇場的未來發展性。

二、文學劇場《清明時節》與原著小說之比較
由於性格沉穩素樸的鄭清文,其文字以淡漠樸實見長,數十年來呈現出節制內斂的寫作風格,在台灣文壇獨樹一幟;因而在吳念真將文字鋪陳的小說改編為劇場的過程,自然會面臨若干難題—包括主題情節的取捨、結構重新剪接為適合舞台演出的場景、人物形象塑造的深化,以及對白的真實自然等。本文以2010年12月5日於台南市立文化中心公演的《清明時節》,與1998年由麥田出版的《鄭清文短篇小說全集卷1—水上組曲》所收錄的〈苦瓜〉與〈清明時節〉兩篇短篇小說對照,以表格比較「標的文化」與「原著文化」的異同。
 

場次

地點

標的文化target culture

原著文化source culture

序場

墳墓

梨花拿一把劍蘭背向觀眾,墓

工吟唱杜牧〈清明〉詩…

 

1

秀卿家

秀卿與輝昌抬槓,試探地詢問梨花是誰?引起輝昌惱怒、拂袖外出…

苦瓜〉二:輝昌為了交往三個月的情人梨花,要與結婚八年的妻子離婚。

2

梨花家

梨花點出潘父淡泊一生、懷才不遇;潘父暗示其乖巧的學生輝昌在銀行上班,使梨花心虛。

 

3

冰果室

輝昌與梨花在冰果室約會,請老闆矮子欽放古典音樂。遇到羅主秘、李主席等人,只好隨意掩飾梨花的身分。輝昌與情人梨花談及未來困境。

 

4

秀卿家

秀卿戳破輝昌的謊言,夫妻談判;秀卿心痛八年婚姻敵不過輝昌八個月的婚外情。輝昌提議維持婚姻表象,各自行動自由,秀卿不同意。

苦瓜〉二:輝昌與秀卿談判離婚,秀卿不答應。輝昌便希望能自由行動,不受婚姻約束秀卿不允,被逼迫下準備提告

5

梨花家

 

潘父揭曉梨花與輝昌的不倫戀

,表示擔憂心痛。

 

燈區

三個菜籃族閒聊此段八卦…

兩個銀行上班族議論輝昌得罪經理不同意經理應允的貸款

6

調解委員會

唯一的女委員主導調解會,陳委員、羅主秘、李主席等參與。

秀卿要求梨花離開輝昌,梨花回答:「讓輝昌的心做決定」

苦瓜〉四:推事與書記官審理秀卿提告案件,輝昌與梨花坦承婚外情,卻都不願意離開彼此。

7

秀卿家

秀卿向鄰婦學做包子,以培養謀生技能。輝昌被調職,便乾脆辭職。

 

8

梨花家

輝昌去找梨花,對其前途感到憂慮。秀卿跟蹤而至,行為仿如瘋婦;潘父回家後,秀卿向其哭訴自己的辛酸遭遇…

 

9

梨花家

潘父向梨花讚賞秀卿很勇敢…

 

潘父先後向梨花與輝昌坦承他曾有過一段外遇,導致妻子上吊自殺的悲劇,終生未再娶…

(梨花因而去台北找工作)

10

秀卿家

冰果室老闆來找輝昌,介紹一項新工作;輝昌溫柔地向秀卿說「對不起」,並抱住秀卿…

 

11

冰果室

梨花穿一件美麗的洋裝,與輝昌告別;嫌男人不夠勇敢,所以選擇在感情最濃時分手。輝昌OS中傳來摩托車撞裂聲…

苦瓜〉六:刑警請秀卿去認屍,原來輝昌與梨花雙雙殉情,梨花的死相安定從容

12

左燈區

 

秀卿與鄰婦在做包子,傳來輝昌車禍身亡的噩耗,秀卿昏倒

〈清明時節〉:深夜車禍,騎士邱建邦重傷死亡。

右燈區

輝昌OS中…梨花看著輝昌的訣別信,潘父在旁,信紙灑落

13

 

 

 

秀卿家

李主席、陳委員與鄰婦等人趁秀卿離家時,議論紛紛輝昌有投保意外險,受益人是妻子

,此消息寫在給梨花的信上…

〈清明時節〉:邱建邦製造看似意外的自殺車禍,巨額保險金留給妻子黃明霞

 

13A

潘父要上山教書,與秀卿辭別,兩人和解擁抱…

14

墳墓

五年後,秀卿與梨花在掃墓途中相逢,相互化解、敘舊與昇華…

〈清明時節〉:三年後,建邦的情人靜宜於掃墓途中與明霞相逢,兩人並未交談,明霞事後才了悟第三者原來是穿白洋裝的靜宜

1:《清明時節》結構情節改編對照表


從表1可對照出《清明時節》採用原著的情節比例與新增的「原創」部分,大抵言之:吳念真以〈苦瓜〉的主題與人物為敘事中心,剪裁〈清明時節〉兩個女人在掃墓途中有意地相逢橋段,加以重整改編。為了串聯兩篇小說情節,因而加強重塑梨花與潘父的角色—尤其潘父身為「教師」的身分,使梨花承受更大的輿論壓力,也因而突顯新世紀女性的自我追尋與反傳統的叛逆堅強;反襯夾處在外遇事件中男人的軟弱與逃避。所以吳念真改變原著殉情的結局,重塑梨花使成為「個性人物」,在愛情的不倫行為中「敢進能退」。至於秀卿為捍衛婚姻,不惜與變心的丈夫、第三者對簿公堂,表現「大老婆的反擊」等時代精神。

三、《清明時節》的跨文化改編
帕維斯設定「跨文化劇場」作品在改編時,多半會採用五種跨文化手法;《清明時節》將發生於台灣五○年代的故事情節,轉換為新世紀劇場,吳念真導演/改編擷取鄭清文小說情節中令其感興趣、且能戲劇化呈現的部分,重構為「台灣文學劇場」,所採取的近似帕維斯所設定的第二種手法,意即「合諧共融」(Rapprochement):

藝術家對於異文化作品與自身文化的共通要素、或是可接受的改編元素,
加以研究;例如特質、角色、形式、結構,藉此拉近兩種文化間的距離,
以促進兩種文化間—原著文化與標的文化的合諧共融與交流。」(Pavis 11)

《清明時節》擷取鄭清文原著的片段情節,重新整合為一部新戲劇,就表1的結構場次分析觀來,吳念真在本劇表現的「原創性」約佔有五成以上,其中全劇令人記憶深刻的意象(image),乃輝昌車禍前所播送的旁白:

輝昌OS:你的背影,愈走愈遠…/你穿一舒很水的洋裝的背影/愈走愈
遠。/親像跟隨著音樂的節奏,/你的頭棕被風輕輕吹震動。/你愈走愈
遠,你走入去日頭下/走入去,然後,消失無影。/消失無影。(綠光 13)


此段旁白一共出現兩次,在台灣第16屆「金曲獎」最佳台語男演唱人兼本土劇一哥王識賢以感性的「詩化」台語朗誦下,烘托出全劇的文學氛圍,成為此段以悲劇收場的「婚外情」最鮮明動人的意象。

吳念真以其一貫親切平實幽默的基調,加上嫻熟編導的手法,重塑原著小說中稍嫌扁平的人物,再增添潘父(柯一正飾)、冰果室老闆矮子欽(吳念真飾)、調解委員會成員(綠光團長羅北安、執行長李永豐飾),可謂陣容堅強;加上以台語發音的對白中,交雜俚俗逗趣的口頭禪與詼諧雙關語,使全劇在寫實社會問題劇中,滲有通俗劇慣用討好觀眾的語言特質,除了具有真實反映社會人性人情的戲劇功能外,又帶有抒情寫意的象徵,表達「文學劇場」應有的內涵與高度,因而本劇改編的成果討喜。在帕維斯將常見的跨文化表演作品分為六種常見可辨的類型中,本劇近似第二種「多元文化劇場(Multicultural Theatre)

多元社會中,不同的族群和語言之間的相互影響,讓表演者會使用數種
語言和表演方式,為多元文化的大眾表演呈現的劇場類型;新加坡與馬來
西亞等地的劇場表演多有此種特色。在澳洲及加拿大由許多民族共同組成
的國家,表演者可能會同時使用各種民族文化材料和語言,為雙或多文化
背景的觀眾群表演。這種「交流」多發生在政府認可其國土中不同文化的
存在,和鼓勵他們合作的國家。…只有在不同文化背景相互衝擊下,才能
產生新意義,而不只試圖將不同文化素材並置或重疊。(Pavis 8)


由於政治與歷史的變遷,使台灣社會交融多元族群的語言文化,彼此在相互衝撞的過程,如帕維斯所謂的「誘引、模擬、交換」(Seduction, Imitation, Exchanges);異質的多元文化在互相影響與交流下,產生一種融合多元族群的新台灣文化。《清明時節》融合小說敘事的特質與劇場諸元素,大致展現出「多元文化劇場」的氛圍。

此外,謝喜納從其戲劇理論中,把「跨文化主義」(Interculturalism)分成四種,第一種「垂直跨文化主義」(Vertical Interculturalism),意指在相同地區不同時代文化之間的交流。《清明時節》從此觀點而言,對於第三者梨花的角色轉變最大,從原著文化處於台灣保守的五○年代,安排梨花與輝昌殉情而死;至標的文化於2010年演出,梨花受到父親外遇悲劇的感召下,率爾退出愛情的三角關係,從中可見「女性自覺」的前進思想—包括勇於爭取與蛻變。反觀處於外遇困境中的男人,輝昌都是採取自殺的逃避行為—彰顯從古至今,外遇的男性經常呈現一種懦弱退縮的典型—亦即既要保有家庭親情的福利、又冀望享受鮮嫩愛情等矛盾兩難中。

四、結語
在資訊化的新世紀,台灣的跨文化劇場已經風起雲湧,大多屬於「文化拼貼」(Cultural Collage),真正達到帕維斯所定義的第一種「跨文化劇場」(Intercultural Theatre)高度者並不算太多。《清明時節》以跨文類、跨文化劇場而言,成果可嘉,觀眾擁有相當的接受度與獲得心靈淨滌。在外遇事件已不是新聞的21世紀,對於愛情、婚姻等人類基本的母題,將隨時代的進化、人性愈趨複雜下,有不斷更新的認知與因應之道,且期望未來文學劇場可帶領台灣興起另一股戲劇風潮。

五、參考資料
Pavis, Partice.(帕維斯) 1996, The Intercultural Performance Reader.(《跨文化表演讀本》) London: Routlege.
Schechner, Richard.(謝喜納) 2002, Performance Studies: An Introduction.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
鄭清文 著,1998,《鄭清文短篇小說全集 卷1—水上組曲》,台北:麥田出版。
綠光劇團,2010,綠光臺灣文學劇場首步曲《清明時節》,節目冊。

六、附圖

綠光劇團「台灣文學劇場」第一部改編自鄭清文(左)的作品《清明時節》,由吳念真(右)擔任導演、編劇,從人性的角度,探討男人和女人面對外遇的處境和處理態度。

圖片引自綠光劇團的電子文宣
2010.12.5-台灣文學劇場《清明時節》節目冊之封面
王淳美認為《清明時節》乃一齣文學與戲劇交融的「多元文化劇場」,劇中男主角輝昌與外遇女子梨花分手時的心路歷程,以輝昌旁白的方式重複出現,具有詩化意境。

攝於台灣台南市立文化中心,2010.12.5
吳念真描繪台灣傳統的家庭觀與道德束縛,反襯台灣婦女的堅韌。全劇以輝昌(王識賢飾,上)、秀卿(林美秀飾,下左)、梨花(張靜之飾,下右)的三角關係,鋪陳《清明時節》的戲劇張力。

圖片引自《清明時節》節目冊,15頁

 

 
 

本會電子報發行人:辜懷群 
編輯:中華戲劇學會  電子報編輯:李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