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探尋根本源頭的創作觀──訪榮念曾談其戲曲實驗創作
文/黃兆欣(國立中央大學中文系戲曲組博士生)


2011臺灣國際藝術節邀請了香港《進念.二十面體》藝術總監榮念曾所編導與舞台設計的《夜奔》,這齣以傳統崑劇入手的新作,演出訊息於去年一公告,門票便旋即售磬。榮念曾的作品來臺演出的次數不多,但每一次的演出都讓人十分期待。

從跨文化中,發掘傳統,以古鑒今

即便跨足多重文化藝術領域,「傳統藝術」卻是榮念曾創作中一直不斷使用的主要元素,從1997年的《一桌兩椅》開始,榮念曾先從裝置的概念入手,試圖從劇場空間中,激蕩出更動人的能量。而至近幾年,又直探文本,進行《挑滑車》、《荒山淚》及此次的《夜奔》創作,這三齣戲併稱為「實驗中國傳統三部曲」。榮念曾認為這都是在向傳統學習,而會發展這三部曲,主要由於他經常往來世界各地,與各國進行文化交流,在這過程中,既是向對方學習,亦使得榮念曾對自身文化有著更深的體悟,他說:「跨文化是最好的學習方法,在比較中,你看別人,也看到了自己。」而另一方面,將傳統放諸當代,也是因為:「你看過去,也看到了今天」,榮念曾從跨文化的經驗學習中求諸傳統,也因此他的劇作想討論的,便不僅僅是過去我們所耽溺戲曲華美的表象,而是有更為內在,更與當代接軌的主題意識探討。

探尋舞台表演的「留白」

從《挑滑車》開始,榮念曾一直想探討的是傳統作品的初始。然而在歷史流變之下,傳統的原貌究竟如何,我們不得而知,因此他運用解構的概念,試圖從中再次理解傳統。他認為一如美術中的「留白」,無論是在文學中,甚至在舞台上,應當都可見文人創作的「留白」美學,可惜歷經時代的更迭,演員的表演方法在市場淘汰機制中,已與原先的形態去之甚遠。在《挑滑車》中,榮念曾便試圖剝除一切的外在包覆,使主演劉鑫(師承中國戲曲學院周龍)以全裸的方式演出,展露在無任何矯飾的原始狀態,由是內在情感的力量更見於演員在唱做中的肌肉紋理中,尤其是穩定抓地的下盤功夫。此外《挑滑車》還運用了貝多芬的《悲愴》,如此則在西洋古典音樂的交叉對話中,交織出千古以來,藝術家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那種與自我,與時代,作抗衡的悲壯力量。

從程硯秋探討藝術家如何與當代對話

榮念曾以戲曲作實驗,並非因為炫爛形象借用的便宜性,而是要討論在高難度的表演技巧之外,更引人深思的表演內涵。這個意圖在《荒山淚》中則更加明顯,榮念曾一直相當敬佩程硯秋的戲曲觀,他以程硯秋於1932-1933年間歐洲遊學為背景,探討戲曲傳播與保存的問題。程硯秋於歐遊期間,參與了法國正舉行的「國際新教育會議」,在當時各國代表均須演唱,不限於國歌,惟需表現自身民族與國家的風格,程硯秋於當時唱的便是《荒山淚》,唱畢和座中的與會者共同高喊「廢止戰爭!世界和平萬歲!」,並演講了《中國戲曲與和平運動》。程硯秋於國際場合中,捨棄了嘩眾取寵的表演,以所學傳統回應當時最迫切的國際議題。而當此時全球化已是必然趨勢,榮念曾《荒山淚》的創作既是向大師致敬,也深深地觸及了身處當代的我們,究竟應如何以自身的文化與他文化對話。

在《夜奔》裡辯證藝術家的創作意圖

在創作中不斷辨證,但榮念曾卻不在單一作品中給予定論,或是一味唱高調,而是藉由不斷地創作以身體力行,因此《荒山淚》所提出的討論,則更可見於《夜奔》的創作實踐中。《夜奔》原發表於2004年,是慶祝挪威與中國建交所作,榮念曾不歌誦國際交流的美好,而是在作品中,探討人與體制、藝術與政治的關係。過去咸謂「男怕夜奔,女怕思凡」,著眼點在於《夜奔》是考驗演員唱做技巧的劇目,而榮念曾則是聚焦在原先的創作意圖,他認為文人得意時想做官,做些風雅的吟詩作對,而在失意時才真正地創作,並在創作中重新認識自己,反思自我與政治、社會的關係,這些創作不單是個人的發洩,更反應了整體社會的需求,因此他想在這齣戲中討論藝術家身為知識份子,對這個社會應有什麼樣的責任感;而他們究竟是為了自己創作,還是為了迎合市場求生存?

探尋根本源頭的的劇場觀

「探尋原本」一直是榮念曾對傳統文本的發想開端,榮念曾捨棄了過去劇場中對於故事載體既定的陳述方法,而是在作品中探討「動機」與「意圖」的問題,追溯表演者的原始樣貌與作者的創作目的,並釐清所要使用的表演語言,然後再作一整合,他認為:「如果我是一個出發者,我要先搞清楚自己為何要做這件事情,搞清楚之後,這個搞清楚的方法,也要變了我內容的一部分,這樣我的方法可以不斷有發展,不然的話我只是在重覆。」因此在排練過程中,榮念曾最重視的便是討論,在每次排練完,都會與演員討論目前在做的是什麼,並說明他為何要這樣做,希望演員了解背景,如此將來他們自己也可依此再發展自己的作品。

創作不為市場,沒有邊界

然而或許有些人認為,是否抽去了敘事的方法,容易造成觀眾接收上的困擾,榮念曾很豁然地表示,「我創作不是為了觀眾」,或者應該反過來說:「跟你有共鳴的人,會說我知道你在做什麼,然後跟你對話,那些才是真正的觀眾。」如此摒棄了娛樂與商業的考量,榮念曾的創作更見他追求藝術的純粹性,因為他不斷探尋創意的根本和源頭。

近五、六年來,「新編戲曲」或「實驗戲曲」一直是熱門的劇場議題,各家爭議所在多有,但對他來說,「藝術是沒有邊界的,創作是沒有邊界的」,而通常所謂的邊界,其實「一邊是批評,另一邊是自我批評」。很多時候,我們都在「畫地為牢」,往往不敢跨出邊界,無非就是怕被批評,怕自我批評,惟有不怕「批評」,才能真正大膽地跨出邊界,而這也是為何他能在不斷創作中尋求突破,勇於在傳統中發表與當代的對話。
 
 

網站留言

本會電子報發行人:辜懷群
主編:林乃文、黃兆欣(戲曲)  電子報編輯:李惟恩
本頁址: http://www.com2.tw/chta-news/2010-6/chta-201006_files/chta-20100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