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迎戰人生、承擔一切
──《美人尖》的戲劇與人生


 

文/ 國立中正大學中文系所教授 王瓊玲
編按:新編豫劇《美人尖》同名原著小說作者。

當傳統及習俗將好的、壞的、善的、惡的,純良的、殘酷的、有理的、無理的……一股腦全都傾倒給你,逼得你沒時間思考、沒辦法選擇時,你該怎麼辦?你會怎麼做?

閃開?逃避?視而不見?不理不睬?

但閃得了、逃得開嗎?能撒潑耍賴、裝聾作啞嗎?會不會驚慌錯亂、天人交戰呢?

而天人交戰以後呢?是俯首妥協?或是昂然挑戰?

《美人尖》的女主角──阿嫌,就是那種拼著粉身碎骨,也會抬頭挺胸去迎戰人生、承擔一切的人。

我生長於南臺灣的鄉間,廣袤的山野、素樸的人情,讓我聽到、看到許多像阿嫌這樣的人物。

年少時,她們往往都燦爛如花、歡笑言言,彷彿集天地風華與人間青春於一身。但是,一旦橫逆、挑戰漫天蓋地襲擊來時,她們即使是懵懵懂懂、即使是驚懼萬端,也絕對不會閃逃、不會投降。仗著一身的傲骨與傲氣,她們衝進人生的海嘯裡、颶風中、迎戰不可測的未來。

戰鬥──要目光如炬、行動如電;戰鬥──要撇棄溫情、拋落慈悲;戰鬥──要心狠手辣、視敵若獸。

於是,年少的美夢醒了、青春的歡樂遠了;一身緊繃的筋肉,變作冷硬的盔甲,阻絕了人際的柔情;狐疑的眼神、尖銳的語辭,悍然的作風,讓她們不再可親、不再可愛……最後,不管輸多少、贏多少,她們踽踽的身影及心情,往往是孤獨的、悲涼的。

老去的阿嫌,果然就在初春的寒流裡、節慶的喧鬧中,孤獨地咀嚼自己悲涼的記憶,也失落自己風風火火的一生。

《美人尖》的阿嫌──美麗與尖銳的綜合體。

她不是我想出來、寫出來的;是從濃烈的鄉土裡生出來、長出來的;她一生的勇敢、堅忍、甚至殘忍,絕大部份是被一股腦倒向她的古傳統、舊習俗誘出來、逼出來的。

寫她、我常寫得淚眼模糊、擲筆而歎;想她、我常想得不寒而慄、徹夜失眠。她大剌剌又活跳跳、她殺騰騰又火燙燙;她可以舞刀動槍去衝鋒陷陣,哪怕敵人是「額頭叉」或「洗門風」的惡俗!哪怕要廝殺的對象,就是自己的兇婆婆或親兒孫!她有膽識變賣祖產,創立「綠色黃金」的茶葉王國;也可以賃屋獨居,面對貧弱交迫的人生終點。她可以在險絕的環境裡,揹負起丈夫中風的身軀;但也不忘用摑掌、用腳踢,發洩她照顧癱瘓病人的委屈。

沒人疼、沒人惜、凡事一肩挑、一人扛的艱鉅歲月,雖練就了阿嫌風裡來、浪裡去的一身功夫,卻造就不出她寬厚闊達或超脫忍讓的胸襟。所謂無怨無悔、任勞任怨的女人美德,她既沒讀過又沒看過,怎能怪她恨天怨地、罵人傷人呢?

她──「阿嫌」,就僅僅是一位凡間的女子呀!

但是,這位凡間的女子,畢竟是特殊的、撼人心絃的!誰能讓她從小說的文字中一躍而出,登上糾集各類藝術於一處的戲劇舞台,酣暢淋漓地呈現她的一生呢?

梆子姑娘王海玲;落地生根的臺灣豫劇團;改編《劉姥姥》、《胡雪巖》的劉慧芬;導演《春花夢露》的林正盛,絕對是最佳的人選。但是,從心想到事成,還是有許許多多的波折與變化,需要大夥群策群力去克服。

終於,夢幻團隊阻合起來了、一切都到位了,《美人尖》進入了排練的階段。

劉慧芬教授與我是舊識,可以知心與交心的感覺,讓我對《美人尖》的改編,有了更強烈的期待。果然,劇本中,深化了阿嫌對骨肉的愛憎,把這一家子錯縱的感情,刻畫得更細膩;而一首首高亢激昂、纏綿幽咽的曲文,更徹底傾訴出阿嫌內在的愛恨與嗔癡。

林正盛是中正大學的駐校藝術家,我一向仰慕他洋溢的才華,卻偏偏是相逢而不相識。這次,為了《美人尖》,在因緣具足的情況下,我們終於聚首了,又攜手合作了。我、他以及豫劇團隊,在鄉親的帶領下,一起跋涉梅山的古「汗路」去采風取景,聆聽了許多臺灣先民掙扎求活的故事、也感受傳統習俗銬鎖生命的無奈。在創作的人生路上,這些將都是我們難忘的深刻記憶。

而宜生宜旦、能文能武的豫劇皇后王海玲呢?

從《大祭椿》開始,我就是她的死忠「粉絲」,她的戲我場場到,場場喝采到雙掌通紅、嗓音沙啞。藝術的喜好,可以有無數客觀的學理根據,但更多的是心靈的共鳴與契合吧!

我從不寫演不出來的小說。所以,下筆時,起起伏伏的情節、大大小小的角色,都會在我的腦海裡公演著。寫《美人尖》時,阿嫌的一舉手、一投足、一啟口、一皺眉……竟全部是用王海玲老師的音容笑貌在詮釋、在呈現。所以,我知道阿嫌需要王海玲。這位一生奉獻曲藝的國寶大師,必可以讓阿嫌站上舞台、迎向世界。

「海玲老師,我下筆寫《美人尖》時,心中想的就是您!您一定可以把阿嫌的愛、阿嫌的恨;阿嫌的糾纏、憤怒;阿嫌的戰鬥、痛苦……演得淋漓盡致。」

「您絕對會讓阿嫌活過來──不只活在舞臺中、更永遠烙印在人們心版裡!」我誠誠懇懇又斬釘截鐵地對海玲老師說。

而海玲老師、藝術總監韋國泰先生及評審小組閱讀完小說之後,果然,二話不說,就決定演出臺灣本土豫劇──《美人尖》,作為慶祝民國一百年的年度大戲了。

民國一百年,恭逢其盛,是何等的難得!豫劇《美人尖》能在台北、高雄、彰化、嘉義等各地演出,正是臺灣文化兼容並蓄、可大可遠的美麗與力量。

阿嫌的生命雖不圓滿,但是她「迎戰人生、承擔一切」的態度卻是可佩可感。小說與戲劇能帶給我們甚麼?視聽藝術的享受之外,應該是心靈的洗禮吧!

建國百年的風華裡,就讓阿嫌這類土生土長的臺灣小人物,引領我們對生命本質、人倫親情、社會文化、傳統習俗、進行深度的思考吧!

 

慶祝建國100年
2011傳統表演藝術節
臺灣豫劇團年度大戲
《美人尖》


台灣鄉土小說 王瓊玲 原著
傳統戲曲金筆 劉慧芬 改編
國際影展奪獎 林正盛 導演

主要演員
王海玲/飾演阿嫌

嘉義梅山的傳奇 來自鄉間 土長根生的性韌不屈
一個剛烈女子「阿嫌」 不甘婆婆欺辱 命運擺弄
用一輩子為賭注 開啟她鬥爭不斷的戲劇人生...

十六歲的「阿嫌」,懷抱著青春的浪漫,嫁到了財大勢強的李家。然而,才隔幾個山頭,她額頭上象徵旺夫家、積財寶的「美人尖」,卻成為婆婆眼中需要攔路破解的「額頭叉」,甚至招來「石磨倒挨」、家破人亡的詛咒。盛怒的阿嫌決定反擊,甘願以燦美如花的一身及一生為賭注,開啟她鬥爭不斷的人生...

製作群
監製 柯基良 / 製作人 蘇桂枝 / 藝術總監 韋國泰 / 編劇 劉慧芬 / 導演 林正盛 / 音樂設計 白玉文、張廷營/ 配器設計 張廷營 / 舞台、燈光設計 王孟超 / 服裝設計 邱聖峰 / 舞蹈設計蘇靜文

臺北•城市舞台
4月1日(五)晚場7:30
4月2日(六)晚場7:30
4月3日(日)午場2:30


高雄•至德堂
5月27日(五)晚場7:30
5月28日(六)晚場7:30

 




關於 臺灣豫劇團

豫劇源於河南,屬梆子戲的一支,深具北方率真、奔放、豪邁之特色,是一自然大方的高腔劇種。臺灣豫劇(臺灣梆子戲)(TAIWAN BangZi Opera)融入在地人文風情及藝術涵養,在南台灣長年耕耘至今已近一甲子。2008年改隸文建會的「臺灣豫劇團」,擁有豐沛的藝術創作能量,每年皆製作年度大戲,嘗試跨界合作並發展多元化戲劇面向,新生代演員開枝散葉,創新劇目成果豐盛,足跡履及海內外各地。


指導單位: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
主辦單位:國立臺灣傳統藝術總處籌備處
共同主辦:台北市立社會教育館、高雄市政府文化局
演出單位:臺灣豫劇團

購票請洽兩廳院售票系統 02-33939888、07-226-5998 www.artsticket.com.tw
團體購票專線:07-5828753轉57





臺灣豫劇團
Taiwan BangZi Company
團址/ 高雄市左營區實踐路102號
電話/ 07-5828753
傳真/ 07-5877214
網址/ http://www.bengzi.org.tw



 

 
 

網站留言

本會電子報發行人:辜懷群
主編:林乃文、黃兆欣(戲曲)  電子報編輯:李惟恩
本頁址: http://www.com2.tw/chta-news/2010-6/chta-201006_files/chta-20100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