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期主題: 
劇評
大陸戲劇
人物專訪與側記
哀悼本會監事劉伯祺先生不幸因心臟病發逝世
會員動態
花絮
新會員介紹
編輯室報告
 
前期會訊
 
   
   
 

 

 

 


 
 
 

   
 

 

 

 

 

 

 

彭鏡禧、夏燕生夫婦大陸講學

演彭鏡禧、夏燕生夫婦於四月間應南京大學外語學院之邀,前往訪問、講學。彭教授對該校英語系研究生上了三次課,內容分別是「莎士比亞的戲劇語言」、「莎士比亞的獨白」以及「莎士比亞編劇手法」;另外也就「從文本到演出」、「莎劇裡的書信」,以及「文學翻譯」為題,做三場公開演講。夏教授的講題則是「如何欣賞英詩」。兩人也趁便到揚州大學、連雲港師範專校擔任講座,各做一次演講。
 
 黃美序:應邀赴大陸講座---上海一月遊戲

上 海 一 月 遊
黃美序◎撰

我第一次應邀去大陸講學是在1997年4-5月間,邀請我的是南京大學、蘇州大學、和上海戲劇學院三校,分別在「台灣當代劇場」、「西方當代戲劇理論」、「西方劇場變貌」三個領域中,舉行專題演講及座談各3-4次不等。今年四月復應上海戲劇學院之約自4月7日至30日,做了十次「教育戲劇工作坊」,兩次莎士比亞講座。(一次為〈《羅密歐與朱麗葉》中的情節、人物和語言〉,探討此劇中的喜劇因素、羅密歐的「只是嘴上說說並不真知」(II,iii,84)的愛情、和莎士比亞語言的趣味;一次為〈我看《李爾王》中的弄臣〉,主要的是談談我對許多莎劇學者對弄臣這個人物的提前退場---在第三幕後就完全消失得無影無蹤了---的質疑,以及我自己於1990年在國家戲劇院導演這齣戲時如何處理這個人物的構想--- 以弄臣為一個「見證人」 (witness) 的做法。)

「教育戲劇工作坊」分十次,每次3小時,在星期一、三、五上課,是研究生的課程,但是最積極的是幾位已經畢業並在外面工作的年輕人。在第一天上課時主要的是簡介教育戲劇的背景、特質,然後在他們事先提出的許多題目中共同選出了「男女平等」來做TIE工作坊,「上海傳奇人物張愛玲」來做DIE工作坊。在進行中兩組互相觀摩、彼此學習。參加的學生來自不同的專長,可惜的是如幾位研究生說是的:他們從本科(大學部)教育開始,「戲劇便被分割成編劇、導演、表演和舞美幾個部分,彼此之間很少交流,」並且多是「傳統教導型的教育」(即台灣所謂單向的「填鴨式教育」)。所以在工作坊進行到要他們主動思考、表演時,產生了困難,因之有幾位學生在中途退出。不過,令我感到意外驚喜的是一些全程參加者的「感言」。其中最有「同感」的是覺得工作坊「啟發式」的方法使他們能「更深入並更輕鬆快樂地學習」。例如有一位有13年舞齡的專業舞蹈演員說:「這一過程雖然付出許多,但收獲卻很大,過了一把編劇的癮。同時,學會一些結構劇本的方法,這在我以後的學習和教學中都是非常有用的。」一位在上海交通大學從事校園戲劇工作的上戲畢業生說「當我『現學現賣』的將教育劇場的一些方法運用到大學生戲劇編創的過程中時,發現了一些鮮活的東西在逐漸產生。校園戲劇的編創模式一直困擾著想要發展大陸高校戲劇文化的人們,如今教育劇場的理念無疑提供了一條解惑的答案。」還有一位說:「就在即將結束這次有趣的課程時,我突然發現,自己已經在不知不覺中體驗到了做編劇、導演、表演以及領導者的感受…… 在我剛剛開始激動不已,熱血沸騰的時候,它突然告訴我:『哦,時間到!』…… 衷心感謝黃美序老師,謝謝您帶領我度過了人生中一個無比重要的春天……」這些話雖然不全是對教育劇場本身而發,但使我覺得沒有浪費他們或我自己的時間,而有「不虛此行」的喜悅。

除了在上戲演講和做教育劇場工作坊外,我還和當地戲劇工作者張獻做了一次長談,使我對上海的戲劇活動增加了許多了解。我想在此轉告大家的是:他現在與朋友創立「上海第一家獨立表演藝術家免費空間『下河迷倉』」(整個活動空間是朋友免費提供的,場地包括一個可以演出的劇場),邀請對劇場有興趣的各方人士共同來推行他名之為「國家戲劇」的「反戲劇」活動--- 企圖「將人民以國民的身份納入無窮盡的公共儀式,劇場化人民的生存空間,戲劇化人民的生活 ……」我覺得這一野心與構想值得我們參考--- 更希望台灣的有錢人士能免費為戲劇界提供場地、經費。戲劇不是全民教育中最容易被大家樂意接受的教育方式嗎?

2006/5/17於台北
 
王錫茞:翻譯《捕鼠機》

由英國知名作家Agathar Chritie 編撰的懸疑偵探名劇《捕鼠機》〈The Mouse Trap〉,將由台灣政治大學英語系教授王錫茞翻譯出版。此劇的動作複雜,演員僅有七人,由於情節通俗易懂,又充滿了緊張刺激,長期以來,已經成為英國觀光名劇,就連英國女皇也親臨劇院欣賞演出。原著已賣出近幾億冊,台灣方面,也將於今年七月,由商務印書館出版中文譯本,以饗國內讀者。
 
鍾欣志:略記孟加拉易卜生百年誕辰國際學術研討會

略記孟加拉「易卜生百年逝世國際學術研討會」
鍾欣志◎撰
 
(研討會現場情況。由右至左依序是巴基斯坦的劇作家Shahid Mahmood Nadeem [2] 、來自挪威的大會司儀Ketil Jensehaugen、孟加拉BRAC大學的Ferdous Azim教授(該場主席)、正在宣讀論文的毛利三彌教授以及筆者。陳瓊珠攝。)

今年五月10日到20日,孟加拉首都達卡舉辦了「2006易卜生百年逝世國際學術研討會暨劇場藝術節」,由當地名聲廣播的「亞洲劇場中心」(Centre for Asian Theatre, CAT)主辦,活動並得到挪威駐孟加拉大使館的大力支助。我有幸成為研討會的一份子,並在主辦單位的邀請與國內政府單位的補助下,將去年與【黑門山上的劇團】合作的《人民公敵》帶往藝術節中演出。

本次研討會以「易卜生劇作的社會政治面向」(Social-political Aspects of Ibsen’s Plays)為主題,總共有來自印度、伊朗、尼泊爾、巴基斯坦、日本、美國、義大利、捷克、德國、挪威、台灣與孟加拉當地的十八位研究人員發表論文。

為期三天的研討會包含三場「主會議」,分別由日本成城大學文藝學部專研北歐戲劇的毛利三彌教授、挪威奧斯陸大學「易卜生研究中心」的Jon Nygaard教授和孟加拉本地的詩人及劇作家Munzur-i-Mowla發表論文,題目依序為:〈易卜生,社會或反社會?〉(Ibsen, Social or Anti-social?)、〈「沒有遺世而獨立的詩人」〉(“No Poet Lives Through Anything in Isolation”)以及〈再探《布朗德》與《玩偶家庭》〉(A Second Look at Brand and A Doll’s House)。

毛利三彌教授的論文先從日本早年搬演《人民公敵》(當時名為《社會公敵》)的情境說起;如果不計較大量改動過後的內容,這齣1902年的製作是日本首次上演的易卜生,目的是為了抗議足尾山銅礦公司造成的污染。毛利教授接著敘述他1999年在東京導演《人民公敵》時的省思,指出主角史塔克曼醫生既反對小鎮多數居民,又在劇末決意辦體制外教育的雙重心理,並參照易卜生另外兩部劇作《小愛友夫》(Little Eyolf)和《玩偶家庭》中同樣出現的教育理念,突顯「最重要的教育是自我教育」的意思。最後,毛利教授播放了他去年新製作的《雙面娜拉》錄影片段,這部製作結合傳統能與現代戲劇的形式,在古典能樂堂演出,劇中兩位娜拉分別由能劇演員和現代戲劇演員擔任。[1]

(筆者發表論文時的會場情況。陳瓊珠攝。)

Jon Nygaard教授的論文以宏觀的角度描述了易卜生當時的社會政治變遷和重要的思想潮流,試圖還原易卜生劇作中社會政治面向的原貌,或者說,這些劇作當初的出發點和它們可能引起的觀眾共鳴。Nygaard教授私下表示,他在會議中發表的論文只是另一長篇論文的一部分,下半部準備研討會後在達卡大學的演講中發表。個人以為Nygaard教授的文章深入淺出,以西方人的角度呈現易卜生劇作和十九世紀歐洲情境的關聯,是了解易卜生和當時歐洲劇場史的好教材,十分值得翻譯引介。

最後主會議由孟加拉「年高德邵」的作家Munzur-i-Mowla先生擔任主講,他的論文指出《布朗德》和《玩偶家庭》雖然乍看之下極為不同,劇中主角卻都在追尋自我,並且都具有一種「得不到就全部拉倒」的特質,這點同樣反映在布朗德尋求上帝與娜拉尋求自由的過程中。此外,除了強調一部作品即便有藝術之外的目的,也不該與作品的藝術目有所捍格,該篇論文最引起討論的一段莫過於:「我相信女性解放的概念由兩部分所組成:其一,女性必須跟男性擁有同樣的尊嚴,其二,女性不該因身為女性而受到歧視。這並不表示女性就應該背離他們最優先的責任,即生育嬰孩並撫養他們成長。如果所有女性決定不再為人母、不再養育子女,人類世界很快就會面臨終點,整個人類文明也將消逝。」

另外七場「一般會議」則由來自各地的學者、導演和評論家輪番上陣,會中我們接觸了易卜生在不同國家被引介或是近期公演的狀況,也有不少站在當代角度(當然這些角度也因地而異)對易卜生劇作的評析。或許是大會主題的關係,會議全程討論最多的,仍然集中在《玩偶家庭》和《人民公敵》兩部作品。事實上,就在2002年,「亞洲劇場中心」曾舉辦過另一次易卜生研討會,整場會議的研討對象就只是《玩偶家庭》一劇
[3] ,這種針對單一現代戲劇作品開國際研討會的現象不可謂不特別。在南亞的社會情境中,女性地位仍然普遍不如男性,這當然是《玩偶家庭》受到重視的主因──上述Munzur-i-Mowla先生的論文多少也是針對此一現象的反響──從今年的論文來看,當地對《玩偶家庭》的熱度仍是方興未艾。

至於《人民公敵》,至少就有八位與會人士學談論到這部戲在各國搬演和被接受的情況。它上演的情境,一方面跟現代過進程中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間的衝突離不開關聯,一方面也反映著當權者和反對者的衝突,以及衝突中兩造面對「真理」、「真相」的態度,而通常搬演此劇的導演和劇團,都是站在批判當權者的角度為主。我的論文主要也以自己去年改編、導演的《人民公敵》為題,說明搬演此劇的動機和手法,耳聞《人民公敵》在世界各地引起的注意和迴響,一面心有戚戚焉,一面也加深了當初的想法:易卜生一百多年前在舞台上關注的問題,我們依舊深陷其中,未能擺脫。

-------------------------------------------------------------------------------------------------------------------------
註:

[1] 毛利三彌教授的英文論著可見於:“Intercultural Problems in Modernization of Theatre,” Theatre Research International (Summer 1995)“Noh, Kabuki and Western Theatre,” Theatre Research International (Spring 1997, Supplementary issue)

[2] 此人最近因在巴基斯坦改編《人民公敵》遇到極大的政治阻力,甚至成為階下囚。

 [3] 該場研討會的論文和主要發言收錄在:Nilu, Kamaluddin, convenor (2003) Proceedings of the International Ibsen Conference. (Dhaka, Bangladesh. 8-14 November 2002.) Dhaka: Centre for Asian Theare.

 

 

網站留言

本會電子報發行人:彭鏡禧 
主編:劉慧芬、于善祿  電子報編輯:李惟恩